首页 > 小说专区 > 老师小说

收红包的倒霉老师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
收红包的倒霉老师:收红包的倒霉老师:上初三的时候,有一次我提前放学回家,刚到院子门口,忽然看见一个光头男人,他穿着一身破工装,正鬼鬼祟祟地趴在我家窗台上偷窥。

  这人我从未见过,想必不是咱家这一带的;可看他身上那套工装,又不像是无业游民。当时我年纪尚小,看到这一位光头陌生人,心里莫名地有些发怵,又想起平时父母叮嘱自己注意安全的话,我更加害怕了……一时间,我竟然站在自家院子门口,不知所措;与此同时,在镇重点高中教书的我妈妈,当时已经下班,应该刚刚进屋不久。

  我妈妈姓魏,有个好听的名字,叫魏美珍,她今年36岁,在县高中里教美术。

  妈妈是这一片出名的大美女,她不仅脸蛋长得十分的漂亮,大眼睛,长睫毛,一头乌黑的秀丽长发,她的身材也保持的相当完美。年近四十了,母亲仍然是细细的腰枝,丰满的翘臀,修长的美腿……毫不夸张地说,我妈妈身上的每一处部位,都足够让任何男人趋之若鹜,垂涎三尺了。

  并且,一直以来,我都以为自己的母亲,是个性情温和、典型的贤妻良母。

  那天,回到自己家中,与大多数职业女性一样,我妈妈第一件事就是换衣服。

  彼时,妈妈当然不会意识到窗外有人,便也没拉上窗帘,就开始脱起了衣服。

  我妈妈有条不紊地解开衬衣,脱下背心,她胸前那一对足足有32F的巨乳,又白又圆,像两颗熟透了的大椰子。

  随後,我妈妈顿了顿,又将手伸到背後,开始一颗一颗地解着乳罩的搭扣,高耸的胸峰中间,立刻挤出了一条深深的乳沟。待搭扣全部解完,胸罩的两只罩杯间的连接处随即分开,顷刻间,我妈妈那两只巨大硕乳便失去了支撑,晃晃荡荡着,垂挂在妈妈雪白的胸前。

  这时候,我看见那个光头男人从裤裆里掏出鸡巴,似乎正在手淫。

  脱掉了上衣,还没来得及换上新的,我妈妈又很快脱掉碎花裙,露出她性感的包裹在肉色丝袜里的肥臀……打年轻时,我妈妈就特别爱穿丝袜,一年四季,她从不穿长裤,只穿裙子。家里我妈妈各式各样、各种颜色的丝袜、连裤袜,更是不计其数,数不胜数。

  有一次母亲节,不懂人事的我,特地存了好几个月的零花钱,最後买了一套进口的情趣吊带袜,送给我妈妈。结果,母亲节当天,我不仅没讨得妈妈的欢心,反而还被我爸爸臭駡了一顿……

  待屋内我妈妈换好衣服後,外面偷窥着的那个光头男人,仍然有些意犹未尽,他快速地上下撸着自己的鸡巴。忽然间,那人似乎觉得有些不对劲,便警觉地回头一看——果然!一个稚气未脱的初中生,正站在院子门门口,目光呆滞地盯着他看……

  接着,那个光头连裤子拉链都没顾得上拉,就飞一般地拔腿就跑,逃出了我家院子。

  等他走後,半晌,我才缓过神来,意识到自己应该赶紧回家。我举起门铃,正准备按,没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:此时,我家屋子里竟不止妈妈一个人。餐桌旁边的沙发上,妈妈所在高中的校长,正慵懒地斜靠着在上面,手里端着我家的茶杯。

  校长见我妈妈已经换好衣服,便放下手中的热茶,一脸淫笑着,叫我妈妈坐到他的大腿上去。我妈妈红着小脸,起初有点不好意思,但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,一屁股坐在了校长的大腿上。未等我妈妈身子坐稳,校长就迫不及待地伸出双手,从下方绕过我妈妈的腋下,一把捏住我妈妈的两只大乳房。

  校长一手抓着我妈妈的一个奶子,一边肆意搓揉,一边满意地说道:「嗯,不戴胸罩摸起来就是软!」

  此时,我彻底目瞪口呆了……情急之下,我赶紧跑到窗户口,就是刚刚那个光头偷窥我妈妈的地方,悄悄地观望起来。

  「刚刚在办公室,不是已经帮你吹过一次了……怎麽还跟到家里来呢……」妈妈一脸羞臊地说道。

  「吹一次就够啦?大美人,你可不知道,前几天出差去那个鬼不生蛋的地方,差点没把老子憋坏!来来来,今天趁你家老张不在,咱赶紧抓紧时间!」说罢,校长就开始解起裤带。我妈妈看了,叹了口气,把头扭向一边,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。

  校长让我妈妈再给他口交,说把阳具吹硬了就肏她,绝对不耽误时间。

  我妈妈听了,没办法,只好顺从地点点头。

  接下来,就看见我妈妈跪在地上,光洁的上半身对着门口,包括那两只椰子般饱满的大乳房。她熟练地用手抚摸着校长的阳具,从龟头一直轻轻滑到卵袋,很快校长的阳具就有点抬头,於是我妈妈迅速将脑袋埋进他的裤裆,然後努力张开秀嘴,把他的肉棒大半支含进了口中。

  我妈妈的口活非常到位,她一会儿用舌尖轻轻刮着校长的马眼,一会儿又轮番将他的两只睾丸吸住,还发出「噗、噗」的声响。整套动作,妈妈进行地不快不慢,十分有节奏。在吞吐着校长阳具的同时,我妈妈还故意高高撅起屁股,不时地左右摇晃几下。

  不到十分钟,在我妈妈优质的口舌侍奉下,校长的鸡巴被吹得快感飞起,酥酥麻麻的感觉一阵接着一阵。理所当然的,他那根丑陋鸡巴也终於抬起了头。

  接着,还未等校长吩咐,我妈妈就默默站起身来,自觉地动手脱去了内裤和丝袜,但没完全脱掉,性感的玫红色丁字裤、肉色连裤袜,仍诱人的挂在我妈妈的蛇皮高跟鞋上。

  我妈妈分开大腿,跨坐在校长体毛浓密的身上,她用玉手扶住男人的阳具,主动将肉棒往自己的小穴口引导。

  「啊……」

  随着我妈妈一声尖叫,校长的龟头已经划开我妈妈的大小阴唇,阳具直顶花心,全根没入进我妈妈潮湿的阴道中。

  「来!自己动,快点!」

  在校长的指挥下,我妈妈强忍着阴道内的刺痛,上上下下连续跳动着……顿时,我就从窗外看见,妈妈肥熟的身子上肉浪滚滚,两只饱满硕乳,像一对肉做的大吊钟似的,前後左右不停地剧烈甩动起来。

  这时候,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,见到如此香艳、色情场景的我,下身竟不知不觉地勃起了,虽然我很清楚,里面那个脱得精光光被男人猛肏着的女人,是自己的亲生母亲。

  在充分享受我妈妈肥美肉屄的同时,校长还不忘伸手去抓我妈妈那两只跳动地大奶,校长毫无怜香惜玉之情,两手不断在我妈妈胸口使力,将她一对可怜的大乳房揉捏成各种形状……

  後来我才知道,母亲与她校长的奸情,其实要追溯到好几年前:当时母亲还在高一某班当班主任。下半学期时,全体高一师生即将面临高二的「分班测验」。

  母亲因为一时贪心,收了学生家长的红包,里面大约好几千块钱。母亲答应帮那位家长的孩子在高二分班时,分到一个「快进班」,无论孩子的测验成绩如何。

  结果,天算不如人算,那熊孩子实在不争气,高一结束时,测验成绩比平时更不理想,最後的总分连「快进班」的最低分数线都差得很远。而我母亲,仅仅就是一个普通班主任,哪能逆手回天……自然而然,最後分班这事儿,我母亲是没能帮那位家长办成。

  那位家长见红包给了,钱也收了,事情却没成,他一怒之下,就把我母亲告到了教育局。

  最後,校长知道了此事的前後经过,他私下找到我母亲,问她还愿不愿意继续干了,我母亲当然说「愿意」,就点了点头,恳求校长帮忙。接着,校长也很直接,他明明白白地告诉我母亲,自己一直对我母亲有那方面的意思,只要我母亲答应陪他上床睡几次,这件收红包的事就摆平了。

  我母亲听後,心里不禁一揪,自己一个清清白白的良家妇女,怎麽能做这样的不耻交易。可母亲转念一想到教育局那边的规定,又十分的为难、无助,毕竟,当时家庭状况摆在那,自己的丈夫工资待遇一般,儿子又嗷嗷待哺,教师这份稳定、清闲的铁饭碗,对於我母亲来说,是万万不能砸掉的。

  最後,母亲经过一番深思熟虑,只好咬咬牙,勉强答应了校长。

  ……

  半小时後,屋内的校长和我妈妈终於搞完,俩人简单收拾了一下,便从後门偷偷溜了出去。我看了看表,差不多也到我平时放学的钟点了,於是便强装镇定,自己用钥匙开门回了家。

  之後的几天,我有些心神不宁,每每下午在学校里,我都期盼着老师能够提前放学,好让我可以再次提前回家,偷窥母亲与她校长的活春宫。但事与愿违,难得几次学校提前放学,我兴冲冲地跑回家後,都不曾见到我母亲的身影。

  ............[ 此帖被wangboshi2在2018-03-23 12:16重新编辑 ]